承德市静音发电机有限公司

“煤改气”之变(美丽电厂中国行(二十五))

  为落实北京清洁空气行动计划,实现北京市到2017年将消减燃煤1300万吨的目标,今年7月23日,大唐国际北京高井热电厂(以下简称“高井热电厂”)6台燃煤机组全部关停,取而代之的是3台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35万千瓦级9FB燃气—蒸汽联合循环热电联产机组,配置为1套“二拖一”和1套“一拖一”机组。

  作为国内第一家引入9FB型燃气机组和配套余热锅炉的企业,高井热电厂新投产的燃气—蒸汽联合循环热电联产机组目前试验运行已近5个月。“煤改气”给该厂带来了哪些变化?带着疑问,记者日前走进了大唐国际北京高井热电厂。

  据了解,“煤改气”后的热电联产机组总装机容量为1430兆瓦,供热量962兆瓦,供热面积1924万平方米,每年可消减燃煤230万吨,消减二氧化硫664.09吨、氮氧化物590.29吨、烟尘188.3吨。

  今年11月15日,高井热电厂燃机首次供热。相比于燃煤机组1500万平方米的供热面积,燃机供热面积增加了400万平方米。如果按每户80平米的供热面积计算,可满足新增加5万户居民的供热需求。

  此外,高井热电厂率先建设完成了全球首个燃气电厂CCS(二氧化碳捕集)示范项目,即在“一拖一”燃气机组余热锅炉尾部同步建设一套二氧化碳捕集系统,设计碳捕集能力为5吨/天。该项目于今年11月27日正式开车投产,投产后产生出浓度为99.5%的二氧化碳气体,每小时产量为180标准立方米,与同步建设100%容量烟气脱硝装置加低氮燃烧器的共同作用和效果叠加,每年约可减少二氧化硫排放量1350吨、氮氧化物排放量2200吨、二氧化碳排放量195万吨,烟尘排放几乎为零。

  “我们是国内第一家使用9FB型燃气—蒸汽联合循环热电联产机组,也是全球燃气电厂第一个建设完成CCS(二氧化碳捕集)示范项目,无成熟经验可循,只能边运行边探索,总结燃机的性能特点和工作规律。”高井热电厂政工部副主任宗涛介绍,“目前‘一托一’机组的CCS(二氧化碳捕集)示范项目正在试验运行中,相关的重要技术和经济参数还在整理分析中。”

  高井热电厂新建的燃机机组生产大楼里,台阶上写满安全生产标语,蓝底白字,很是醒目。

  “这是安全管理部门的小创意,既能美化台阶,又能提醒员工时刻注意安全生产,代表着电厂‘每一步都要将安全做实’,每走一步都将安全牢记在心。”宗涛告诉记者。

  走近天然气输送管道旁边,记者心生疑惑,“如果发生严重天然气泄漏起火怎么办?”“首先切断气源、相应设备电源、查找天然气泄漏点,采取应急措施,尽可能控制天然气燃烧。”宗涛解释。

  “为什么不首先灭火呢?”“气态的天然气和固态的煤炭不同,煤炭可以采用常用的灭火方式将火扑灭,但气体无法控制,如果天然气没能充分燃烧,发生逃逸气体二次爆燃事件,可能会带来更大的危险,一定要让它充分燃烧,彻底消除残余气体。”宗涛称。

  宗涛介绍,天然气易燃易爆,“煤改气”之后安全管理是燃气发电厂工作的重中之重。除设置警示作用的安全标语外,高井热电厂还定期举办员工培训、增加机组检测、严格执行工作票、操作票,加大设备点检和维护力度,加强安全生产方面应急演练,一旦发生险情,能在第一时间妥善处理,避免或降低不必要的经济损失和政治影响。

  在厂房里,电力输出线路也实行封闭组件管理。宗涛表示,燃机自动化程度很高,对安全运行要求更严格,相应的设备管理和运行人员的素质要求也就更高,“我们尽最大努力实现最大限度的安全运营。”

  “就技术而言,燃机是一种集成化、自动化程度高的精密设备,相比燃煤机组,燃机机组自动化程度大大提高了,而且省去了不少燃煤机组专用的工序,操作相对简单。比如燃煤机组须把煤磨成粉吹进锅炉进行燃烧,煤改气之后这个工序完全被省去了。”宗涛说。“生产方式的变化表示我们需要改变原来的人才配置,重建一支符合燃机生产需要的人才队伍,自动化程度的提高意味着定员会大幅减少,但是更加高效。”

  据了解,早在2012年3月,高井热电厂开始投建燃气—蒸汽联合循环热电联产机组时,就选派30名技术骨干前往国内技术成熟的燃机电厂培训学习,启动燃机人才队伍建设。今年6月20日和10月12日,该厂分别完成了“二拖一”和“一拖一”机组的168小时运行,5台发电机组顺利投产。机组投产后,该厂迅速出台《竞聘上岗实施管理办法》,正式启动全员竞争上岗工作,全厂所有岗位全部“岗位归零”,实行竞聘上岗、动态管理。

  “电厂目前正处在机构改革时期,希望通过公开竞聘,让有条件有资格的人都享有公平竞争的机会,真正实现让懂业务、素质高、能力强的优秀员工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岗位。”宗涛说,“由于自动化程度的提高,不少业务精湛的技术工人也面临转岗问题。”

  为落实北京清洁空气行动计划,实现北京市到2017年将消减燃煤1300万吨的目标,今年7月23日,电机规格尺寸大唐国际北京高井热电厂(以下简称“高井热电厂”)6台燃煤机组全部关停,取而代之的是3台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35万千瓦级9FB燃气—蒸汽联合循环热电联产机组,配置为1套“二拖一”和1套“一拖一”机组。

  作为国内第一家引入9FB型燃气机组和配套余热锅炉的企业,高井热电厂新投产的燃气—蒸汽联合循环热电联产机组目前试验运行已近5个月。“煤改气”给该厂带来了哪些变化?带着疑问,记者日前走进了大唐国际北京高井热电厂。

  据了解,“煤改气”后的热电联产机组总装机容量为1430兆瓦,供热量962兆瓦,供热面积1924万平方米,每年可消减燃煤230万吨,消减二氧化硫664.09吨、氮氧化物590.29吨、烟尘188.3吨。

  今年11月15日,高井热电厂燃机首次供热。相比于燃煤机组1500万平方米的供热面积,燃机供热面积增加了400万平方米。如果按每户80平米的供热面积计算,可满足新增加5万户居民的供热需求。

  此外,高井热电厂率先建设完成了全球首个燃气电厂CCS(二氧化碳捕集)示范项目,即在“一拖一”燃气机组余热锅炉尾部同步建设一套二氧化碳捕集系统,设计碳捕集能力为5吨/天。该项目于今年11月27日正式开车投产,投产后产生出浓度为99.5%的二氧化碳气体,每小时产量为180标准立方米,与同步建设100%容量烟气脱硝装置加低氮燃烧器的共同作用和效果叠加,每年约可减少二氧化硫排放量1350吨、氮氧化物排放量2200吨、二氧化碳排放量195万吨,烟尘排放几乎为零。

  “我们是国内第一家使用9FB型燃气—蒸汽联合循环热电联产机组,也是全球燃气电厂第一个建设完成CCS(二氧化碳捕集)示范项目,无成熟经验可循,只能边运行边探索,总结燃机的性能特点和工作规律。”高井热电厂政工部副主任宗涛介绍,“目前‘一托一’机组的CCS(二氧化碳捕集)示范项目正在试验运行中,相关的重要技术和经济参数还在整理分析中。”

  高井热电厂新建的燃机机组生产大楼里,台阶上写满安全生产标语,蓝底白字,很是醒目。

  “这是安全管理部门的小创意,既能美化台阶,又能提醒员工时刻注意安全生产,代表着电厂‘每一步都要将安全做实’,每走一步都将安全牢记在心。”宗涛告诉记者。

  走近天然气输送管道旁边,记者心生疑惑,“如果发生严重天然气泄漏起火怎么办?”“首先切断气源、相应设备电源、查找天然气泄漏点,采取应急措施,尽可能控制天然气燃烧。”宗涛解释。

  “为什么不首先灭火呢?”“气态的天然气和固态的煤炭不同,煤炭可以采用常用的灭火方式将火扑灭,但气体无法控制,如果天然气没能充分燃烧,发生逃逸气体二次爆燃事件,可能会带来更大的危险,一定要让它充分燃烧,彻底消除残余气体。”宗涛称。

  宗涛介绍,天然气易燃易爆,“煤改气”之后安全管理是燃气发电厂工作的重中之重。除设置警示作用的安全标语外,高井热电厂还定期举办员工培训、增加机组检测、严格执行工作票、操作票,加大设备点检和维护力度,加强安全生产方面应急演练,一旦发生险情,能在第一时间妥善处理,避免或降低不必要的经济损失和政治影响。

  在厂房里,电力输出线路也实行封闭组件管理。宗涛表示,燃机自动化程度很高,对安全运行要求更严格,相应的设备管理和运行人员的素质要求也就更高,“我们尽最大努力实现最大限度的安全运营。”

  “就技术而言,燃机是一种集成化、自动化程度高的精密设备,相比燃煤机组,燃机机组自动化程度大大提高了,而且省去了不少燃煤机组专用的工序,操作相对简单。电机规格尺寸比如燃煤机组须把煤磨成粉吹进锅炉进行燃烧,煤改气之后这个工序完全被省去了。”宗涛说。“生产方式的变化表示我们需要改变原来的人才配置,重建一支符合燃机生产需要的人才队伍,自动化程度的提高意味着定员会大幅减少,但是更加高效。”

  据了解,早在2012年3月,高井热电厂开始投建燃气—蒸汽联合循环热电联产机组时,就选派30名技术骨干前往国内技术成熟的燃机电厂培训学习,启动燃机人才队伍建设。今年6月20日和10月12日,该厂分别完成了“二拖一”和“一拖一”机组的168小时运行,5台发电机组顺利投产。机组投产后,该厂迅速出台《竞聘上岗实施管理办法》,正式启动全员竞争上岗工作,全厂所有岗位全部“岗位归零”,实行竞聘上岗、动态管理。

  “电厂目前正处在机构改革时期,希望通过公开竞聘,让有条件有资格的人都享有公平竞争的机会,真正实现让懂业务、素质高、能力强的优秀员工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岗位。”宗涛说,“由于自动化程度的提高,不少业务精湛的技术工人也面临转岗问题。”

本文由承德市静音发电机有限公司发布于国际动态,转载请注明出处:“煤改气”之变(美丽电厂中国行(二十五))

相关阅读